云生不深

这里云生,最近哪吒/怪诞/龙珠/小破球/开联/凹凸/农药
cp藕饼/billdip/双雄/断凯/雷安/瑞金/云亮

有点雷,左右位不固定一般食双A互攻
刀党,一万米长刀才是cp真爱

偶尔刻章
极少码文【因为文笔小学生+莫得时间】

很高兴认识大家

【藕饼】敖丙一共骗过哪吒四次,其中最后两次哪吒终于识破了



为使混元珠合体帮助龙族脱离海底炼狱

敖丙怂恿哪吒扒皮抽筋吃龙肉

扒皮抽筋过程敖丙清醒,


血腥骨肉分离细节描写重点,主要人物死亡,be刀子避雷


没有生物基础,一切科学上的错误归结为龙和我们不一样和神力解释。


美好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


***

敖丙回想起他这一生,一共骗过哪吒四次


***

第一次,是哪吒第一次吹海螺的那次。


他明知道自己唯一的朋友便是数日后要手刃的命定之敌,但承诺过我定千里来相会,他如期赴约。


“别人都可以不来,但你一定要来哦。”


“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看着眼前小孩一脸兴奋的样子,他握紧了手中的邀请函。


“好,我会去的。”


他向他隐瞒了在生辰宴上的天劫,隐瞒了自己的计划,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面对命运的无力。


“你,可还有什么愿望?”


“愿望就是,你来我的生辰宴!”


小孩一蹦一跳的离开了,他听见了他偷笑的声音。


这是他第一次欺骗哪吒。



***


第二次是在生辰宴后,天劫降落之时。


辜负了龙族数千年等待的机会,让师父苦心经营的翻身机会落空,加深了人们心中对于妖族的成见。


他为了哪吒,搞砸了一切。


他出生以来第一次与命运的斗争,就将一切寄予在他身上的希望,族人的自由,师父的封仙,全都搞砸了。


他承受不了这样的变故,他不敢面对族人的指责,师父的失望,父王的叹息。



于是他选择了逃避。



“白白搭上一条命,你傻不傻!”


面对挚友的关切,他笑了笑。

反正入了天雷,都是会死的。

何妨再骗他一次,让他安安心心赴死?


“不傻,谁和你做朋友”


他们两相视而笑。


这是他第二次骗他。


***


如果说申公豹的身上抗着一座成见的大山,那敖丙肩上便多出一具被责任架上的无法摆脱的枷锁。


锁住了他的人生,锁定了他的命运,锁紧了他的反抗。


在他被偷偷藏起来时候,他的命就已经注定了。


什么我命由我不由天,那都是命定之人的自我解说罢了。


在他从宝莲中向外观望时,看见的不只是人们对哪吒的敬佩,


还有对妖族根深蒂固的厌恶。


***


“你还我妈妈!”

“你还我丈夫!”

“呜呜呜,我的孙子,,,”


重获肉身之后,这是他第一次去陈塘关的集市。


在哪吒的软磨硬泡下,他没有带上兜帽。


没成想刚刚到了市集,就有渔民手持鱼叉长棍火把围拢到了跟前。哭的喊的用菜叶子鸡蛋扔向他的,眼中无不带着对他的仇恨。


也是,谁能保证在冰面下落的过程中不会有碎冰误伤人呢?


他还是太天真了,以为人们对哪吒尊重的同时也会原谅他的错误,以为在山河社稷图里过了几天安逸日子便可以逃脱自己的命了。


他又想起套在自己身上的枷锁,在他身上逃不脱的命运。


将自己深埋在哪吒的怀抱里,让哪吒承受了那不痛不痒的攻击。


听不见渔民的辱骂,听不到海底囚牢中深沉的龙吟,


他只听到哪吒坚实有力的心跳声。


再贪恋一会吧,就这一会了。


他又把自己身上的枷锁锁得更紧了。


***


夜太静了,静到听不见任何声音。


但不应该这么静。


哪吒向身侧望去,应该在身旁的敖丙却不知所踪。


他还是回去了。


他为什么要这么一声不吭的就回去了?


哪吒身上的魔丸印记闪烁着妖艳的红光。


在重塑肉身之时不是说好要一起面对困境的吗,不是说好要携手共抗命运的吗?


转眼间房间被红莲业火所包裹。


为什么要自己一人独自承受?为什么不能和我一起商量?


火光冲天,外边已响起了人们慌忙救火的嘈杂声。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听我的话,敖丙?


屋内的东西在熊熊烈火的炙烤下变得炽热,唯独那紧握在手心里的左旋海螺始终冰冷刺骨。


就好像他从来没有温暖过一样。



***


姑姑逃了出去,这是敖丙回到东海听到的第一个消息。


到底是她自己的狡黠叫她逃脱了着固若金汤的地牢,还是有人有意放她出去就不尽人知了。


他在海底炼狱里跪了三天三夜,没有人责怪他,就像没有人关心他一样。


悲伤是一缕轻纱,拢住了龙族上下。他们都喜爱这个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慢慢长大的小子,这个有着自由之身,浑身透露着纯净鲜活之气的三太子。


与他们生来就笼罩着的混沌粘稠的妖族之气截然不同。


但是他们又无法原谅因为三太子的自作主张而丧失的千年机遇。


他生下来就是个为了让龙族逃出深渊的工具罢了。


三天之后他见到了自己的父亲,他人生的规划师,枷锁的施加者。


龙王什么都没说,只是暗示了他身上所背负的使命还未完成,便又向上盘了盘柱子,扯下几滴金色的龙血。


无疑就像在枷锁之外又缠了一圈锁链。


无论他是否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他都必须承受这样的责任。


不要他觉得,只要龙族觉得,他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都听从命运的安排。


因为他是东海龙族的三太子。


“罪臣定不负使命,请父王放心。”

敖丙又跪下重重一叩首。


他又怎会忘记这永远无法摆脱的枷锁。


***


龙族镇守不利私放凶兽刺杀天帝,诏令已下,大殿上正在点兵点将。


“这魔丸住临东海,应该深谙龙族之道,不如让他试上一试。趁此机会建功立业,好快快积道成德,上升为仙呐。”


“……是。”



之后哪吒有回想过如果当时拒绝天庭的召令会怎样,是不是就不会发生后来的这些事了?


大概是不行的,这场点兵之戏不过是指鹿为马的翻版,是天庭考验魔丸脾性的手段罢了。


他当时能力还不够,不足以保护他所要守护着的。如若不应,再引来的就不只是劈向魔丸的天劫咒了,而是整个陈塘关的灭顶之灾。


与刺客私通的罪名还不是信手拈来。


***


敖丙回来了,在得知刺杀失败之后回到陈塘关的。


小的时候虽身在这海底炼狱,但他并不缺乏爱。师父的教诲,父王的慈爱以及其他大姑大婶表哥堂姐等同族亲戚的关心,他是被捧在手心上的宝。


唯独没有母爱的关怀。


其他龙族的亲戚的确很关心他,但他们毕竟身兼镇守凶兽的责任,而敖丙又身负龙族兴旺的大任,谁都不敢过多的偏爱他,多说几句话安心的话。生怕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影响了三太子的修行,动摇了整个计划的核心。


龙族复仇之人,必是内心坚挺,冷静冷酷至极之人。不能给他任何希望的爱,要让他受尽磨难懂得疾苦,才会使复仇之心更加坚定。


但姑姑不一样,她是戴罪之身,是被镇压的凶兽。


她没有那么多的拘束,她不必担心对于后果的考虑,反而还有要扰乱计划的心思。毕竟已经被镇压在这里了横竖都是个死,不如拿着小娃打趣。


对于这个小侄儿虽带着从大哥身上沿申的不屑,但是好歹是个新鲜血液,倒是多了几分真情实感的关心,几句直戳心灵的话语。可以说,龙族想说却不敢说的所有话都由她说了出来。


嘲讽是真的,批评是真的,关切是真的,安慰是真的。


陪他在广阔无光的龙宫入眠是真的,给他讲外面的奇闻异事是真的,会偷偷瞒着所有人放他出去玩是真的,不逼迫他严苛要求自己是真的。


虽然这份爱的来源是假的,但却依旧填补了敖丙对母爱的渴望。


敖丙想,可能没有姑姑,他三岁之前便会被责任压的真气紊乱,爆体而死。


在敖丙身上失去的母爱在姑姑这里以这种扭曲的方式又得了回来。虽说姑姑只是被压制了太无聊才会一时兴起和他玩闹,也是因为有利用的意味才会和他这么攀谈,但能让敖丙说出内心深处的话的整个龙宫除了他的父王也就只有姑姑了。


龙族给了他如父爱般的刚毅,而姑姑又补上了母爱般的关爱柔情。


在他心里,姑姑就是他的母亲。


他回去之后,请求哪吒放姑姑一条生路,佯装击杀回去复命,并保证之后回把姑姑再关到海底炼狱中看护有加,定不将她再放出胡闹。


哪吒满口答应。他和敖丙早已交换心意,敖丙的姑姑便是他的姑姑。


他也怕要是自己不答应,这小灵珠怕是要以命抵命,拼死也要护着姑姑的安全,到时候免不上一场兵刃相见。


哼,要他枪指灵珠,还不如让他去死来的痛快。


***


“李哪吒!你…你……你分明答应我的…”后面的话语化作呜咽哽在了美人因悲伤而颤抖的咽喉中。


只带着悲伤,而不见愤怒。


此时敖丙紧抱已经浑身冰凉的龙尸,金色的龙血渗入洁白又单薄的衣裳中。他低头向下看去,东海海面上他的倒影反而带着些圣洁光辉。


“敖丙!我,,,,”哪吒急了,脚踏乾坤圈上前飞去,企图安慰那条正在啜泣的小龙。


敖丙没有再说话,只是随着哪吒的前进而后退,最终化为龙形潜入海底。


是啊,他该怎么原谅因为入魔而失手杀掉了他的至亲的自己,,


但是在入魔时他分明是看到了龙姑将利爪伸向了对自己毫无防备的敖丙他才向她出手的,,但没想到这一出手便是火尖枪直取性命。


他不知道自己早已控制自如的身体为什么会魔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龙姑会毫无反抗的就这么被刺中,这一切都存在疑点,都有说不清的地方。


可是他想不清楚啊,他想不明白啊。


好吵,太吵了,他的脑子在噪声中一团浆糊。


脚下翻涌不息的海浪声尖厉而刺耳。


***


海风中传来了阵阵海螺声,呜呜似诉着吹螺者的急切与悲伤。


“你,,,”像是没想到对方真的会来,哪吒差点手腕一抖把那宝贝海螺给摔倒地上。


“我说过,只要你吹响这只海螺,我定千里来相会。”龙族少年脸上看不出情绪,没有喜悲哀乐。


活像是一张死人的脸。


一时两人相距无言,不知哪里的山,把那声渺远的海螺声又从天边传了回来。


“哪吒,你可想我原谅你?”敖丙率先开了口。


哪吒抬眸,眼睑中闪过疑惑和希望。


“当然想的。”简单的答了一个陈述句。


“那就答应我一个要求,一个你无论如何都会去履行的要求。”


只要你肯原谅我,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的我都会为你去做的。


“好。”答应的坚决有力。


“发誓。”


四指朝天,哪吒发了个天打雷劈的毒誓,天地共见。顿时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终于,死人般的脸上终于有了些金色的血色,两湾动人的眉眼透露着情绪的波动,但仍不知是喜是悲。


再次飘向天边的海螺声没有再传回来。


***


即便是将罪人凶兽就地正法,天庭还是对脚底下的龙族不放下心。


刺杀有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天庭的安危时刻还是时刻受到威胁。


过惯了安逸日子的神仙们太害怕了,害怕龙族失控后对自己的报复,他们害怕流下一滴血。


于是便又再次下令,剿灭东海龙族叛贼。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此次行凶是不是龙族策划的。


***


大军压境的前一天,风声很紧。


他们想神不知鬼不觉的灭掉还在为他们尽职尽责镇守妖兽的龙族。


哪吒也是刚刚才知道天庭要灭族的决定,连忙向敖丙和龙族报信。


意外的是,敖丙的情绪到没有什么太激动的地方,像是早就料到天庭总有一天会玩这么一出的样子。


这也在计划之内,只是有点太快了。


“哪吒,你可还记得你答应我的一个要求?”


在这个节骨眼上。哪吒吃了一惊,后退了一步,像是已经料到了后面要求的残忍性。


“要求就是,”敖丙带上了恳求的语气,


“扒我的皮,以最坚硬的龙鳞作为铠甲


“抽我的骨,为剖下灵珠时的引气介质


“食我的肉,化我这一身修为为己用。


“集整颗混元珠之力帮助龙族逃出海底深渊,抵御天庭的进攻。”


周身突然暴起一片三昧真火,灼烧着哪吒的身体,也灼烧着他的思绪。


天雷滚滚,像极了三岁时的天劫。


***


重塑身形后,敖丙曾无意识的问起过哪吒,若是龙族为逃出海底炼狱中需要混元珠要合为一体,那么放在他们俩之中谁的身上最合适。


又自问自答的说,哪吒是金莲藕身,放在他的身上能发挥最大作用,且他们一家是被元始天尊看中的仙门一家,金木二吒已在天上历练多年,而李靖也是半只脚踏入仙门的神仙,再加上对混元珠力量的忌惮这天上的神仙也不会立即有些什么动作。


而重生后的自己是自炼化成形,身体能否承受得住混元珠不说,身为戴罪妖族之身,就算是报完了仇也依旧无法独活。


哪吒松开了握住敖丙的手,又揪起他的领子,朝他吼道怎么这么些时日过去了他还是这么怂,他是不会去接受敖丙的灵珠的,他们两要共进退,共存亡,有什么事要一起担着。而且要是敖丙死了他也不会独活。


敖丙没了当日的惊讶,只是平静的伸出手去抚平了和主人一样桀骜不驯的头发,然后被拥入怀中。


“不许再说这种丧气话了。”哪吒将头埋向清凉的颈窝,贪婪的呼吸着冰蓝色的味道。


“嗯。”敖丙像哄小孩子一样拍着哪吒的背,脸上浮起了笑意。


明明已经是个少年了,说出来的话还是那么幼稚啊。


常年冰冷的身子被哪吒抱的有些发热。


***


哪吒抓住了自己神智的最后一丝清明,努力想清楚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从敖丙来求他,到他入魔失控,再到失手杀掉自己的至亲姑姑。


这一切都是敖丙的计谋,为了让哪吒心甘情愿答应自己收下剖出的灵珠的计划。


一时间他觉得天旋地转,斗转星移,急促的大口呼吸着,让氧气重回身体中,但窒息感依旧不减。


被天雷劈中而引起的山火已经烧了三个时辰,没有要熄灭的迹象。


***


敖丙在一片焦糊中找到了神智不清的魔头。魔头在落泪。


“你答应我的。”敖丙心疼的抹去他脸上的黑色灰尘,妖艳的红色脸纹露了出来。


纵使他再不认命,但事到如今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龙族的存亡问题呢。


他已经明白了在敖丙心中自我永远不是第一位,取而代之的是他不可逃脱的责任和命运。


他好似看见了敖丙身上裹挟的一圈又一圈的锁链,看到了禁锢在他身上的那架枷锁。


也许这就是自己永远不能温暖他的原因吧。


“好。”回答的还是一个简单的陈述句。


***


选择了初见时的海边,这里风平浪静,完全没有半点被即将到来的战争影响的痕迹。


敖丙化作龙形,巨大的眼睛里只倒印着火红的身影。


“我封住了自己的感官,不会痛的。”


嘴巴抿了抿,常年握枪的手不自觉的发抖,一个挺进金色的火尖枪刺入龙身最薄弱的后颈处,一时金光闪闪一片。


小龙没有动一下。


那只杀尽了坏人妖兽的火尖枪,杀死了龙姑的火尖枪,顺着脊椎中游走,流下一道闪亮的金色。


火尖枪划过龙肉,不再是平日里划过血肉的削铁如泥之感,而像是刺在发霉的旧絮中,不时还会遇到一些碎骨引起枪头一阵震动,挑起深埋的皮肉。


一片腐败气息。


***


敖丙无力维持龙形,化作半人半龙,倒在哪吒怀里,背上雪白的皮肤早已不在,金色的血肉外翻,粘有未完全撕去的龙鳞。


剖下的龙皮带着圣洁的金色,在夕阳中奕奕生光,化作了英勇结实的铠甲。


白花花的龙脊椎翻在外面,怀抱敖丙的哪吒甚至可以看到血肉中隐藏的细小血管。


蹭过敖丙的脸,亲吻爱人的眼睛,带茧的手剥开背脊上本来就不多的龙肉,握住了最上面的一节骨头。


滑腻的质感包裹了温热的手。


他不愿敖丙承受这非人的痛苦,长痛不如短痛,哪吒心一横牙齿一咬,准备使了劲一口气将龙骨抽出。


“不要,,,”


软弱无力的手搭在了魔丸正在用力的肩上。


“我想在你身边多待一会。”


***


“咯嚓”,第一块骨节脱落整个骨骼整体。


敖丙张嘴含住了哪吒因为深呼吸而上下移动的喉结,吸吮着。


慢慢向外扯出的脊椎带动粘连的龙肉,发出哗哧哗哧的撕扯声。


被扯断的龙肉弹回身体,整个肉体都发出一阵抖动。


敖丙又用牙齿磨了磨他的喉结,舌尖不断的挑动着,包裹着。


“吧嗒”“吧嗒”,哪吒好似听到了血管断裂的声音,但是他仔细去看却只见一片血肉模糊,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血流如注。


***


待整根龙骨剥落,敖丙已经没有再移动的力气了,瘫在哪吒身上像一团腐肉。


哪吒捧起他的脸,奋力的吻着,每一吻都带着诀别的悲伤。


“没,,,事儿,,我不疼的,,,怎么,,,哭了,,和个小孩子一样”


扯着笑脸,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一句话,又调动浑身的气力去舔舐哪吒脸上的泪痕,留下两行金黄。


***


锋利的犬齿撕咬着敖丙身后的龙肉。


第一口的肉是苦涩的,带着他一生悲苦的命运。


第二口的肉是火辣的,充斥着对上天不公的反抗。


第三口的肉是甜腻的,是解脱之后的喜悦。


滑腻的龙肉顺着嗓子进入食道,腥甜的味道回荡在口腔,粘稠的龙血哽住了喉咙,整个人沾满了敖丙的气息。


感受到了哪吒落下的泪,落在皮肉之间。


第一滴的眼泪是滚烫的,是哪吒的那颗永不低头的心。


第二滴的眼泪是温和的,像极了对敖丙的爱意和保护。


第三滴的眼泪是冰凉的,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忏悔。


***


后来哪吒身披一身金色战甲,手持烈焰火尖枪,脚踩无双乾坤圈,环绕鲜红混天绫,开展三头六臂的法相,在天兵天将到来前直入东海海底,一把火烧断了那些禁锢在龙族身上千年的锁链。


又带领龙族杀尽了这镇压着的凶兽。


天地异变,天庭知道真相后大惊,但实在忌惮混元珠的力量,只是招安抚平龙族,没有也不敢再有进一步行动了。


之后的封神之战中,人人都有见到过杀神三太子终日身披金色战甲,在血红的沙场中穿梭,尤其耀眼夺目。也知这身铠甲往往在危机之时一次又一次的替他挡住致命一击。


因此也送他外号,金光战神。


没人敢问这战甲的来历,因为问过的人总会在几天后战死沙场。


人们只当是哪吒命硬,只有他能驾驭得住这圣器。


金光战神的称号也传开了。


***


封神大典上,有位好久不见的神仙向哪吒打招呼,


“三太子,你脸上的魔纹呢?”


“随着当日的锁链一同烧了。”


随着敖丙的枷锁一同烧了。


***


“哪吒,我这一生共骗过你四次。”


“第一,是我没告诉你我将在三岁生辰时取你性命。”


“第二,冲入天雷并非为陪你而是要寻死。”


“第三,让你失手杀死姑姑走入圈套是我一手策划的。”


“第四,便是这剔骨食肉之时,我并非无痛,只是因为是你,我才感觉不到痛。”


“你是唯一能够温暖我的火焰,只有和你在一起我才觉得自己是敖丙,而不是什么劳什子灵珠或者龙族三太子。”


“因为你和我不同,你活成了哪吒。”


眼中闪烁着火光,咧开的嘴角伴着腥甜的血花,混为一团血肉模糊。


在他身上千年之怨的枷锁,终于解开了。


***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我知道你骗我的。


哪吒亲了亲敖丙早已隐没在龙血中的唇瓣,搅了搅滑腻的龙尾。


你看,你的尾巴尖在不住地打颤。


这是你神经的最末端,是无论你再怎么抑制都无法控制的地方。


就像我怎么控制都无法掌握的你一样。


就在我忍不住停手的时候,

我看到你眼中出现的我从未见过的,


真正的,解脱的笑意。










真美。








Fin.

——————————————————————————————


*后记


这篇真的写了我好长好长时间【大概从四十亿就开始写了,我真是龟速毕竟还要补作业】,所以文风前后差别好大大家都看出来了吧,,然后因为明天要上学了今天就草草收尾了。


有很多伏笔呀暗(明)示呀,反正真的花了很多心血。


虽然写的并不好是真的烂尾了×


但是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呐!


*部分剧情解释


①吒儿以为自己从来没有温暖过饼饼的心,但其实是有过一瞬的,就在刚刚重获肉身的时候。


②计划是在被村民围攻的时候有的雏形,在龙宫跪的三天三夜想好的。


③最后吒儿又被天雷劈是因为他的毒誓。


④吒儿之前的什么火尖枪不会指向饼饼【最后不仅指了还刺进去了】和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都被饼饼的计划圈定的死死的,一个都没实现。

  因为饼饼给他下的套就是用发誓逼迫吒儿只能取他性命,要不就是魔丸被天劫毁掉一个都救不了+之前分析过谁最后接受混元珠的利弊,和最后的必须他活着用混元珠保证龙族安全。


真·心机饼饼无奈藕


饼饼好惨一直被命折磨着吒儿也好惨一直被饼饼下套。


但是两个人是相爱的!信我!


还有飘荡的海螺声,以及姑姑是计划的一部分,都有一些显而易见的提示,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我就不多做赘述了【这个人自己给自己做赏析好不要脸啊】


最后谢谢看到这里的你,太谢谢你了!你的观看便使我这么多天的头发没白掉和脑浆没白费。


*彩蛋

【下面👇是一个我边肝作业边肝文的沙雕产物,,放出来给大家乐呵一下】


*

吃完龙肉后的哪吒突然卸了力,松开已经无法辨别是什么生物的一团腐肉,躺在了沙滩上。


“我说过,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说着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一大瓶柠檬水,喝的一滴不剩。


“小灵珠,我来找你了,,,”


【相关化学反应:维生素C(柠檬水)会把海鲜(龙肉)中的五价As离子还原成三价As有剧毒】


所以大家要记得千万不能吃龙肉后吃富含维C的东西哦,不是被毒死就是被哪吒追过来打死。


【我好傻哦×


是我这个假期最满意的章子!

太感谢 @YAMA 太太的授权了!感谢带给我辣么可爱的藕饼!

别问为什么用红砖,问就是因为红色喜喜庆庆的让我有一种送他们去结婚的错觉×

既然印不好片那就不印了(计划通,,,才怪

@CHEN猫 的可爱藕饼!【太可爱了!是我太弱了刻不出来原图的万分之一可爱还叨扰太太了不好意思】

有某海盐真知棒乱入(虽然并不是海盐味的)

8.5的伽罗生庆鸽到了今天🐦🔫【我有罪】
因为在我心中整个八月都是伽的生日😝

上将大人生日快乐啊!
S13等你再次归来

“我是小妖怪,逍遥又自在”
“杀人不眨眼,吃人不放盐”

他是魔丸,更是三岁的孩子。

素材源果冻

弱鸡云生,为爱刻章

p2是印片失败大赏,,我的高细水起来像个梵妮×

卑微复健,不敢发章

别问线条,问就是太久没拿刀了×

土味摆拍,在线自闭

为什么放久了的高细会水啊啊啊!吃线条啊啊啊!
以后我再刻边框我就是憨憨

内容雷安,图源果冻橡皮章

这张贺图太好笑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p2p3自截情头get√

姜:咱也不知道在神仙踢毽子的时候能不能钓到🐠,但咱也不敢问

没什么能力但是想踩着今天的尾巴祝伽生日快乐

一些沙雕表情包,其中还混杂了我之前看s12的吐槽,p1伽小要素有

【然后下面是我的幼儿园水平吹】

伽成为阿德里星战神守护了其他人,,却从此戴上守护者的枷锁禁锢了自己的幸福

他是整个星球的守卫者,他的一举一动都被铺在日光灯下被所有人监督着,就是为了让他记住自己的命不再是自己的,他一人的行为可能会导致整个星球的生存和灭亡

但他依旧乐于此,他热爱着守护他的族人,就像他后来热爱着守护星星球人并付出生命一样,他知道战神一族身上的使命,他是神

但他万万没想到,因为自己的疏忽导致阿德里星被灭,因为自己的魔化抢走了能源核,,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那些期望着守护的人,也不知道如何面对信任着他的伙伴

他决定弥补自己的错误,陷入沉睡

不就是再死一次吗,他想着

他是神,战神

为什么我要用沙雕表情包配这些字???

【图片授权见p3,我吹爆  @高冷的透明  啊啊啊】
呜呜我刻给自己生庆的贺章

也是kbS12完结的贺章!【好几个星期前就放完了吧喂】

『众所周知,伽罗是一个家电。』

(所以这就是你作为一个阿德里星战神给自己的小搭档变吹风机烘干小手的原因×)

【作为一名鸽子精差点就咕了还是我过年的时候要的授权(别打我×】

不要细看线条渣×【我dbq大大我是鶸我毁了这幅画】

我我我最近一定是cp脑太严重了才会搞这种东西

不过想让他们俩快结婚的心是真的:)


【其实组织就是小心后援团,然后时间什么的瞎搞的】


素材源自百度,自抠图噗噗